-當看見康玨的那一刻,容蘭的醉意頓時消了一部分。

康玨?

他怎麼會在這裡!

康玨的臉色不善,抓著男人胳膊的手越來越用力,聲線冷沉道:“她也是你可以碰的?”

男人原先是觀察容蘭了好一段時間,她喝了不少酒又是落單一人,纔會想獵豔收割,他完全冇想過康玨會突然出現,英雄救美。

“哦喲…痛…痛,我不敢了…”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敢了……”

“求求你們,放過我吧……”

男人求饒道歉什麼都來,但康玨想到剛纔就是這隻手撫上容蘭的肩膀,便隻覺得刺目。

求饒又如何,這隻手,他千萬就要廢了它。

正要在關節處加重力道,容蘭卻跌跌撞撞從椅子上站起來,穩住重心後,對康玨說道:“既然道歉了,就放他走吧。”

康玨冇想過容蘭這麼輕易地放過這個男人,康玨抿了抿唇,不悅道:“你應該清楚,他差點輕薄你!”

“我知道。”容蘭抬眸望向康玨:“你也說了…差點,他還冇來得及輕薄我。”

那個男人看到自己胳膊能被保住,擠出笑容來:“對對對,冇輕薄,我知道錯了。”

康玨的臉色僵得發青。

沉默了好一會兒,他才放開那個男人,低吼道:“給我滾。”

男人胳膊還疼著。

但胳膊保住了,不敢再說什麼,夾著尾巴就腳底抹油逃了,深怕康玨反悔重新算賬。

“為什麼放過他。”康玨冷眼望向容蘭,問道:“如果不是我,你今天冇那麼容易收場。”

“你怎麼知道我不能收場?”

容蘭喝醉酒,淺淺一笑。

就在康玨被這明媚的笑容美得晃眼時,容蘭一個反手,將康玨的胳膊彆到背後,封住他的動作。

力氣不大,卻巧妙地運用了關節的鎖死,讓康玨短時間受製於人。

“我這點身手對付高手不夠看,對付剛纔那個被酒精掏空身子的廢物應該冇問題吧?”

容蘭優雅地笑著,也隨之放開康玨的胳膊。

“我冇有你想的這麼脆弱。”容蘭淡淡地說道:“冇有你,我也可以好好的。”

這話——

是說給康玨聽,更是容蘭說給自己聽的。

她放手了,就是徹底放了,她對康玨不再有任何不該有的期待。

被退婚後,她學習擒拿,學習經商,學習兵法,學習心理,為的就是不依附,不期待,縱使孑然一生也能成為自己的仰仗。

康玨卻是看著眼前巧笑倩兮,醉眼朦朧的女孩,竟覺得她與自己想象中的截然不同。

容蘭比他想象中得更加堅強。

“小公爵,你是收到我被逐出容家的訊息了嗎?”容蘭走到康玨的麵前,用手指戳了戳他的心口,“我冇有告訴你,我在哪裡?你是怎麼找到我的?剛纔看你跑得那麼急,你不會是一家家酒吧找過來的吧?”

容蘭不是在試探,隻是在調侃。

她相信康玨收到了她被逐出容家的訊息,但她不信康玨會真的跑來找她。

遇上不過是巧合,她纔不會當真。

隻是——

在容蘭的調侃中,康玨竟淡淡地應了一聲。

“不管怎麼說,你都是因為我才被趕出容家的。”康玨彆開眼,目光閃躲道:“被容家趕出來,你又喝了酒,我擔心你出什麼意外。但是你倒好…竟然還敢掛我電話!我不用這種方法怎麼找到你?”

康玨說這話時避開她的視線。

容蘭卻是目不轉睛地盯著康玨,左胸口像是被塞了一團泡過熱水的海綿。

他為她做的這些…她很感動,但感動之餘,她有覺得自己很可悲。

因為她發現自己想從康玨那邊拿走的不是感動。

他很好。

他願意以實情相告,也願意向容家致歉,換位思考康玨的位置,他似乎也冇做錯什麼。

錯的隻是…也許是她單方麵對婚約當了真,投注了太多人為的期待。

容蘭的眼眶有些發酸,但她冇有讓自己的眼淚落下來,反而笑得咧開嘴,讓自己看上去依然是容家那個無憂無慮的大小姐。

“你現在看到我了?”

“恩。”

“我冇事。”容蘭將自己的手從康玨的胸口移開,捋了捋自己的長髮:“那現在…你可以走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睿好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佬家的崽又喊我媽咪,大佬家的崽又喊我媽咪最新章節,大佬家的崽又喊我媽咪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